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4 09-23

光大证券“八一六”事件的《期货法》立法思考

fjrigjwwe9r3qx_article:content

■上海办公室 窦安琪

 

一、事件还原

 

2013年8月16日11时05分,光大证券在进行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以下简称ETF)申赎套利交易时,因程序错误,其所使用的策略交易系统以234亿元的巨量资金申购180ETF成份股,实际成交72.7亿元。经测算,180ETF与沪深300指数在2013年1月4日至8月21日期间的相关系数达99.82%,即巨量申购和成交180ETF成份股对沪深300指数,180ETF、50ETF和股指期货合约价格均产生重大影响。

13时开始,光大证券因重要事项停牌。经过法定的披露程序,14时22分,光大证券公告“当天上午企业策略投资部门自营业务在使用其独立的套利系统时出现问题”。信息披露前,11时40分至12时40分左右,光大证券部分高管及若干部门负责人紧急商定卖空股指期货合约。13时至14时22分,光大证券卖空IF1309、IF1312股指期货合约共6240张,获利7414万元。14时22分以后,光大证券继续卖空IF1309股指期货合约(截至当日收市新增卖开750张,买平200张)。

 

二、《期货法》立法思考

 

1、跨市场监管

随着股权期货、国债期货的推出,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如证券市场等)之间相互渗透、交融、高度关联的特征已愈发突出,而期货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也受到来自跨市场违法违规行为、跨市场异常情形的挑战。但现行《证券法》和《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分别局限于证券市场与期货市场,主要针对单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作出规范,一定程度上对跨市场的监管问题欠缺考虑

因此,在《期货法》制定时,针对跨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构成和认定问题、监管权限与协调问题以及法律责任追究问题等需要作出相应的规定。首先,《期货法》作为期货领域的基本法,应对违法违规行为的界定作出规定,特别是利用影响现货市场价格的手段来操纵期货市场而获利的行为或者因为利用一个市场的异常情形在另一个市场获利的行为,应当给予打击、处罚、严格管控,以保障跨市场监管有法可依。其紧迫性在“八一六”事件发生后以及股指期权、个股期权即将推出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突出。其次,证监会作为我国证券、期货市场监管机构这一优势条件应当充分利用,通过将适当的监管举措纳入《期货法》或由《期货法》授权的方式将证监会在证券和期货市场履行监管职能积累下的丰富经验加以有效利用。另外,《期货法》可以引导证券市场、期货市场有权监管部门、自律监管组织建立信息共享、共同预警、联动联调等机制,以丰富跨市场监管的措施、加强跨市场监管的效率和力度。

 

  1. 内幕信息

由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的跨市场违法违规行为或异常情形所引发的跨市场内幕信息问题同样值得大家思考。现行《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所规定的内幕信息,“是指可能对期货交易价格产生重大影响的尚未公开的信息,包括: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以及其他相关部门制定的对期货交易价格可能发生重大影响的政策,期货交易所作出的可能对期货交易价格发生重大影响的决定,期货交易所会员、客户的资金和交易动向以及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认定的对期货交易价格有显著影响的其他重要信息。”

《期货法》可以进一步扩大《期货交易管理条例》规定的内幕信息的范围,将跨市场的异常交易情况、违法违规行为纳入内幕信息的范围。“八一六”事件已表明,证券(现货)市场的错单交易对股指期货的影响是显著的,由此引发的对于法规规定不明确的争议也是存在的,应引以为戒。因此,将跨市场间的异常交易情况、违法违规行为纳入《期货法》内幕信息范围的需求是迫切的。

 

  1. 市场异常情形的交易所监管措施

当发生可能对市场产生重大影响的异常情形时,应当通过立法授权交易所可以及时采取紧急措施以进行市场一线监管,控制异常情形所可能造成的后果。期货交易所作为期货交易的一线组织和监管者,在处置市场异常情况上具有天然的便利和优势,包括贴近市场、直接掌控交易技术系统、信息发布渠道畅通、专业人士集中且富有经验等。而各种市场交易异常情况的原因和市场影响各不相同,异常情况的处置在业务、技术、监管上相对复杂和在时间上比较紧迫,这就要求赋予交易所必要的自由裁量权、增扩其自律监管措施,允许交易所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及时、自主地做出专业的判断和处理。

现行《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十二条对市场异常情形下交易所监管措施的规定有“提高保证金;调整涨跌停板幅度;限制会员或者客户的最大持仓量;暂时停止交易;采取其他紧急措施”,但并没有就交易所是否有权取消交易、调整交易价格或者进行强行平仓等作出规定。回看“八一六”事件,光大证券因发生错单交易情形在下午开市后陆续通过股指期货进行对冲交易。头寸建仓后,交易所除持续跟进沟通、监控交易情况的措施外,并没有特别有效的措施来限制光大证券的对冲操作。另外,在高频、量化交易已成不可逆趋势的背景下,大量利用App生成的自动化交易或操作人员人为疏忽难免可能在期货市场造成类似的“乌龙指”事件。有鉴于此,对于交易所权力增扩的需求已无法忽视

境外期货市场在其法律法规中对交易所(或交易结算机构)在异常情形出现时的监管授权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我国台湾地区所谓“期货交易法”第16条规定:“期货交易所实行前条第一项第六款之市场监视,发现期货交易达到其交易异常标准者,得公布交易咨询;其有严重影响市场交易秩序之虞者,并得对该期货交易采取下列措施:调整保证金额度或收取时限、限制全部或部分期货受托买卖数量、限制期货交易数量或持有部位、暂停或停止该期货交易、其他为维护市场秩序或保护期货交易之必要措施”;香港《期货结算所规则及程序》第801条规定:“若期交所运作的市场出现大幅波动时,期货结算所及期交所可能同时要求所有期交所参与者及期货结算所参与者停止买卖或登记任何新增未平仓合约,并在结算所及期交所规定的期间内为其所有当时仍未平仓的合约进行平仓。......”。美国、德国、新加坡等通过立法授权行政监管部门对交易所在异常情形下(如错单交易)取消交易的具体规则进行审查批准。

另外,“取消交易”、“调整交易价格”、“强行平仓”等市场异常情形监管措施的引入,需要解决基本原则、法律依据、具体配套规则等方面的协同问题,同时必须认识到上述监管措施必须平衡、维护正常交易秩序和投资者利益补偿之间的关系,遵循公开、透明和及时的原则

 

4、期货交易所自律监管免责和诉讼阻隔

在立法对期货交易所进行自律管理授权并增扩交易所行使自律监管措施范围的同时,应当对自律管理可能带来的风险进行阻隔。期货交易所作为市场自律组织、期货交易所工作人员代表交易所履行自律职责,依据的是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期货监督管理机构的规章和经过会员或市场参与人认可并遵守的交易所业务规则,维护的是公平市场秩序及公共利益。在满足自律管理行为是依据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及业务规则作出的、及交易所自律管理行为正当,不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前提下,应当对自律管理行为进行免责。就“八一六”事件而言,交易所针对交易异常情况采取何种措施以及是否公告、何时公告、公告的内容等应由交易所依法依规酌定,无须就此对外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另一方面,交易所针对市场违法违规行为作出的自律处罚,当事人对处罚有异议的,应当首先穷尽交易所内部救济,即应先向期货交易所申请复核。交易所在规定时间内作出复核决定,但复核期间应不停止决定的实行。未向交易所申请复核或复核决定尚未作出前,应当明确人民法院对此类案件不予受理,以维护交易所作为期货市场交易组织者、自律监管者的权威,而且可以避免当事人和交易所诉讼成本的支出。如果允许当事人在未向交易所申请复核或在复核期间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就很可能导致滥诉,让交易所过多牵涉到不必要诉讼。另外,司法的过早介入,损害了交易所作为自律监管者的权威,不利于交易所行使自律监管和自律处罚的权力。

 

三、总结

 

光大证券“八一六”事件已成为我国证券市场、期货市场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造成的影响恶劣、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其他市场参与者的利益。在《期货法》加速立法进程的背景下,因“八一六”事件而突显出来的跨市场监管、内幕信息、市场异常情形及交易所自律监管免责和诉讼阻隔等问题,应当引起重视并在《期货法》中进行相应的规定,以进一步维护我国期货市场的稳定、促进有序健康的发展。

 

【编辑:窦安琪,新葡jing娱乐(上海)】



上一篇:关于期货交易所自律管理及纪律处分的法律分析
下一篇:关于《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的解读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海南 青岛 南昌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