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6 08-25

《上市企业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解读

上海办公室 周蒙俊 

 

      导读:

      1.《18号文》到期,2016年1月7日证监会出台《上市企业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大股东和董监高可以减持。

      2.减持有一定的限制,但是二级市场购入的股票除外,宝能要乐了。

      3.减持限制对股权质押业务有一定影响,做这项业务的要特别注意。
 

      一、解读

      根据《上市企业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减持规定》)及其配套文件,大家对其进行了分析并汇总相关解读意见如下:

      1.减持规定仅针对上市企业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即大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即董监高),上市企业其他股东和工作人员不受《减持规定》限制;

      2.大股东减持其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的上市企业股份不受《减持规定》限制。需要特别注意的是:(1)二级市场买入指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或者大宗交易系统买入企业股份。(2)大股东减持其股份时,原则上应首先视为其减持二级市场买入的股份。(3)董监高减持其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的上市企业股份仍受到《减持规定》的限制。

      3.如大股东或董监高在《减持规定》发布前做出过限制股份转让承诺的,则尽管《减持规定》有条件放开了大股东和董监高的股份减持,其仍然需要遵守承诺中有关股份转让的限制。

      4.因司法强制实行、实行股权质押协议、赠与等减持股份的,受到《减持规定》的限制。也即,即使大股东或董监高减持其股份并非自主行为而是基于协议约定或司法实践的,其股份转移仍存在明确的限制。基于此,以大股东或董监高持有的上市企业股权进行质押的,在行使质权时,可能因《减持规定》的限制而无法使债权人及时和足额受偿。

      5.在上市企业或者大股东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六个月内,以及大股东因违反证券交易所自律规则,被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未满三个月,上市企业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上市企业自身的违法、犯罪行为可能导致大股东减持股份受限。此外,某个大股东的违法、犯罪行为是否将导致其他大股东减持股份受限,尚待进一步的说明和实践检验。

      6.在上市企业董监高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六个月内,以及董监高因违反证券交易所自律规则,被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未满三个月内,上市企业董监高不得减持股份。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某个董监高的违法、犯罪行为是否将导致其他董监高减持股份受限,尚待进一步的说明和实践检验。

      7.上市企业大股东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需要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基于此,大家认为,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的以及因司法强制实行和实行股权质押协议等导致的非交易过户应不受此限。

      8.上市企业大股东在三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企业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基于此,大家认为,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的以及因司法强制实行和实行股权质押协议等导致的非交易过户应不受此限。

      9.如大股东因协议转让股份导致其不再具有大股东身份的(即持股比例不足5%的),则该大股东(即原大股东)和受让其股份的股东(无论其是否成为大股东)在减持后的6个月内:(1)通过集中竞价减持股份需要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2)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企业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基于此,大家认为存在如下几种可能的情形:(1)如大股东协议转让其股份后持股比例仍然高于5%但股份的受让方持股比例低于5%的,则大股东仍然受《减持规定》的整体限制,但股份的受让方并不受《减持规定》的限制;(2)如大股东协议转让其股份后持股比例仍然高于5%且股份的受让方持股比例也高于5%的,则大股东和股份的受让方均受《减持规定》的整体限制;(3)如大股东协议转让其股份后持股比例低于5%且股份的受让方持股比例低于5%的,则大股东和股份的受让方均在6个月内受《减持规定》第八条和第九条的限制;(4)如大股东协议转让其股份后持股比例低于5%但股份的受让方持股比例高于5%的,则大股东在6个月内受《减持规定》第八条和第九条的限制,而股份的受让方受《减持规定》的整体限制。

      此外,大家认为:(1)如大股东系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导致失去大股东身份的,则大股东及其股份的受让方在其后均不受《减持规定》的限制;(2)结合《证券登记结算管理办法》第29条和《减持规定》第四条规定,因司法强制实行和实行股权质押协议等导致的非交易过户而股份持有方失去大股东身份的,该大股东和股份受让方可能仍须受此条的限制,即在其后的6个月内集中竞价减持股份受限。尽管有前述的分析,上交所和深交所又进一步规定“上市企业大股东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股份的,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不得低于5%...”,即,上市企业大股东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的股份比例应不低于上市企业总股份的5%,而每个单一受让方的受让比例亦不得低于上市企业总股份的5%。换言之,上市企业大股东低于5%的股份协议转让将不被接受,而受让方协议受让大股东的股份后也一定会成为上市企业的大股东之一并受到《减持规定》的限制(如果其其后失去大股东身份的,则在6个月内仍受《减持规定》第八条和第九条的限制)。从这个角度看,上交所和深交所对《减持规定》第十条的实行比其字面意思更为严格。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适用此条时不应简单看减持的股东是否为大股东,还须视其持有的股份是否为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的股份。换言之,如果大股东系以协议转让方式减持其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的股份而失去大股东身份的,则大家理解该大股东及其股份的受让方在其后均不受《减持规定》的限制。

      10.上市企业大股东一旦质押其股份,无论质押股份数量如何,必须予以公告。此点较原先上交所和深交所上市规则中的披露要求(上市企业任一股东所持企业5%以上股份被质押、冻结、司法拍卖、托管、设定信托或者被依法限制表决权)明显更为严格。同时需要留意,大股东质押股份不代表其减持上市企业股份,因此,大股份质押其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的上市企业股份是否适用《减持规定》中更为严格的信息披露规则存在一定争议,有待实践的进一步检验。

 

      二、 对证券企业、信托企业和银行的上市企业股权质押业务的影响

      根据《减持规定》及其配套文件的规定,自《减持规定》生效之日(即2016年1月9日)起,上市企业大股东及董监高自18号文发布后的减持禁令被取消,但大股东及董监高减持其持有的上市企业股份仍存在较多限制。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减持规定》明确了其效力范围覆盖通过司法强制实行和实行股权质押协议减持股份的行为,因此,将对证券企业、信托企业和银行的上市企业股权质押业务造成较大影响。

      通常而言,在上市企业股权质押业务中,如债务未能按期偿付债务的,则对作为质物的上市企业股权进行处置是最主要的救济措施之一。但是,基于《减持规定》的限制,如出质上市企业股权的主体为上市企业大股东或董监高的,则对该部分股权进行处置将在部分情形下遇到法律障碍。

      另一方面,《减持规定》对上市企业大股东和董监高通过不同方式(主要包括集中竞价和协议转让)减持其股权设定了不同的限制性要求。但是,对于以因司法强制实行和实行股权质押协议等导致的非交易过户属于何种减持方式并未予以明确。虽然根据《证券登记结算管理办法》第29条的规定大家倾向于认为前述非交易过户近似于协议转让(且与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存在显著区别)而受和协议转让相关的减持限制,但是仍有待实践的进一步检验。

      假定因司法强制实行和实行股权质押协议等导致的非交易过户适用于协议转让的减持限制,则大家进一步提示证券企业、信托企业和银行,在股权质押业务项下,对作为质物的上市企业股权进行处置,可能受到如下主要限制:

      1.如出质人为上市企业大股东的:(1)在上市企业或者大股东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六个月内,以及大股东因违反证券交易所自律规则,被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未满三个月,作为质物的上市企业股权可能无法被处置;(2)对作为质物的上市企业股权进行处置时,处置而转让的股权比例及单个受让方的受让比例可能不得低于上市企业全部股权的5%,否则,相应的股权处置可能无法被接受;同时,转让价款范围下限须比照大宗交易的规定实行;(3)在对作为质物的上市企业股权进行处置后,因可能导致受让方受到《减持规定》的限制,股权处置的难度可能增加,处置所得价款可能相应减少。

      2.如出质人为上市企业董监高的:

在上市企业董监高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六个月内,以及董监高因违反证券交易所自律规则,被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未满三个月内,作为质物的上市企业股权可能无法被处置。

       此外,在股权质押业务实施过程中,如出质人为上市企业大股东的,还应关注其股权质押事宜是否在法定时间内以公告方式进行披露(无论质押股权比例多少),以免其股权质押行为存在瑕疵。

 

                                                                                                                【周蒙俊: 新葡jing娱乐律师(上海)】□



上一篇:上海期货交易所对其期货结算价格的权利保护问题研究
下一篇:试论内幕交易罪之若干问题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海南 青岛 南昌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