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09 06-26

油品涨价拷问反垄断法

fjrigjwwe9r3qx_article:content
 
  行政封锁、地方保护主义、行业利益等问题使得《反垄断法》----这一“经济宪法”的实际实行更加复杂化,利益相关者更加多元化
詹昊
  中石油、中石化“联手”推动油品零售价格上涨成为近来资讯媒体的热情寄托所在。
  油价异动,兹事体大,置于当下复杂的经济、政治、法律、能源背景之下,这一事件幻化出不同的感受与评价。鲁迅评《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闺秘事……在我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
  诚哉斯言,对于中石油、中石化事件,经济学家视为国际经济危机的大前提和中国一枝独秀的注脚,市场改革派断定国有企业应当有所变动,有车一族呼吁保护消费者,两大石油巨头之外的民营油企表达愤懑但又无可奈何。
值得注意,时下炙手可热的《反垄断法》被频频祭起,在不同的诉求中多次谈及。
  中石油、中石化的行为是否属于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固定或者变更商品价格的垄断协议?石油巨头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联手”涨价的行为是否属于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的滥用行为?
  至少,笔者认为结论并非显而易见。
  大而言之,中国的反垄断格局与西方国家的反垄断格局其实大相径庭。在中国的许多相关市场中,其实并未经历过充分的竞争,许多经营者垄断地位的取得,除了自然垄断的影响之外,是依靠行政权力和政府推手使然。
  在市场进入问题上,除了价格壁垒、技术壁垒、沉淀资本等因素,行政封锁、地方保护主义、行业利益等问题使得《反垄断法》----这一“经济宪法”的实际实行更加复杂化,利益相关者更加多元化。
  由此,许多在其他国家反垄断法、竞争法语境下已有定论的问题,在中国需要重新探讨;由此,可见所谓的与国际惯例接轨,尤其是市场理念、竞争秩序的接轨,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理论和宣言的同一,更需要是经济制度内核的同一。就此一点,中国的《反垄断法》践行之路,其修远兮。
  徒法不能自行,《反垄断法》的命运,或者讲反垄断的使命,同反垄断执法机构的设置和执法息息相关。反垄断委员会作为反垄断领导机构已然形成,其下三驾马车(商务部、工商总局、发改委)的格局业已敲定。只是从目前的格局来看,对于类似“联手”推动涨价的行为进行规制,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或者力有余而心不足。
  照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垄断协议的行为,属于工商总局的规制范围。但是,为了延续旧有的执法格局,三定方案中又加了一个注脚:涉及到价格的垄断行为,由发改委处理。问题是,价格是市场中最为重要的因素;试问,哪一种垄断协议最后不落实到价格,哪一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不涉及到价格?都管都不管,反垄断的迷宫易进难出。此谓,力有余而心不足。
  《反垄断法》出台之后,除了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的一个行政法规,其他部门规章、司法说明、规范性文件还在紧锣密鼓的制定之中。笔者也参与了其中的若干工作,并且为反垄断执法机构的高效率感到振奋。然而,毕竟具体的实施细则、指南、办法没有出台,实体法和程序法的缺位,使得执法机构心有余而力不足。
  笔者曾经戏言,反垄断法是棵树,枝枝蔓蔓、藤藤茎茎。《反垄断法》第7条规定:“国有经济占控制地位的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行业以及依法实行专营专卖的行业,国家对其经营者的合法经营活动予以保护,并对经营者的经营行为及其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依法实施监管和调控,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技术进步。”
  一个国家的反垄断政策同产业政策、国家安全政策有区别,也有联系。问题是,如何厘清数者的关系,如何取得平衡,如何实现利益最大化(谁的最大化值得研究),如何在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同时,还能保护市场竞争?
油品涨价,远非《反垄断法》路见不平一声吼如此简单。
  (此文为詹昊律师应《法制日报》的邀请,就油品涨价及反垄断法相关热点问题撰写,发表于2009年4月23日《法制日报》第十版。)


上一篇:从“三鹿奶粉”事件谈我国应在产品责任法律中引入惩罚性损害赔偿制度
下一篇:扶植新兴企业 严控市场风险----解读《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

全球办事机构: 集团总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广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宁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宁 济南 重庆 苏州 长沙 太原 武汉 贵阳 乌鲁木齐 郑州 石家庄 合肥 海南 青岛 南昌 香港 巴黎 马德里 硅谷 斯德哥尔摩 纽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