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JAPANESE

History Back
2017 11-15

Legal Support is Needed in the Cooperation among the B&R Alongside Countries

fjrigjwwe9r3enqx_article:content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政治、经贸、人文等各领域的合作更加密切,同时跨国民商事纠纷、涉外诉讼也不断增多,需要各国在应对和打击跨国犯罪、加强常识产权司法保护、开展司法协助等方面加强合作。但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如何才能凝聚合作共识、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日前,丝绸之路(敦煌)司法合作国际论坛在甘肃敦煌召开,来自俄罗斯、土耳其、哈萨克斯坦等十余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论坛,并就“法治学问与司法改革”“社会法治意识与司法公开”“各国商法之协调”“跨境纠纷解决机制之构建”以及“国际司法协助之推进与强化”5个专题展开深入讨论交流,探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司法务实合作的有效路径。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跨境金融贸易和基础工程建设、国际物流、海事海商、常识产权等领域的国际纠纷不断增长,仅依靠各国原有的司法制度以及仲裁、调解、协商等方式,已经难以满足“一带一路”市场主体对跨境纠纷解决的需求。

       “跨境纠纷解决机制是法治建设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表示,构建公正高效便利的“一带一路”纠纷解决机制,需要沿线各国通力合作,共商共建共享,推动国际法治前行。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部分属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涉及多个法系,法律制度不同,相关法律原则和法律学问差异较大。“法律规则的差异也给经贸往来带来诸多不便,增加了贸易投资的成本和风险,降低了经济活动的可预期性,阻碍了区域经济的深度融合。”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以商法的协调为例,认为法院虽不是立法机关,但其因对法律的适用而在商法协调的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建议各国以商事判决的承认和实行作为突破口,在丝绸之路上建立互惠互利、切实有效的判决承认和实行机制。”

       “‘一带一路’纠纷解决机制的建立,必须结合‘一带一路’参与国法治发展状况和国情特点,尽最大可能满足‘一带一路’建设主体的多元纠纷解决需求。”刘贵祥透露,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研究建立“一带一路”国际商事法庭,推动建立诉讼、仲裁、调解有效衔接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为“一带一路”参与国当事人提供公正高效便利且低成本的“一站式”法律服务。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参与国际司法协助、国际规则制定的程度不同。发展中国家参与谈判和签署的条约较少,不利于在国际规则中全面反映发展中经济体和转型经济体的需求和利益。

      据先容,国家间合作涉及许多不同的领域,带有司法性质的国际司法协助是其合作模式之一,通常的情况表现为一国将确认私人权益的官方文件送达另一国,并由后者组织向个人实施。

       “国际司法协助如果不能有效协调解决问题,将会诱发社会紧张,使私人矛盾演变成公共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国家有必要高度关注国际司法协助的原因。”吉尔吉斯共和国比什凯克市法院法官格尔什科夫斯卡娅·伊琳娜认为,当前司法协助的发展方向不仅限于简化实施国际司法协助程序,而且还包括扩大司法协助的范围,扩大根据请求国申请提出的诉讼法适用范围。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着各种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的挑战,各国在打击恐怖主义、毒品犯罪、贩卖人口犯罪、腐败行为、跨国犯罪以及维护网络安全等方面具有较大的合作空间。

       “恐怖主义、分裂主义与极端主义对世界和平与安全、成员国间发展友好关系以及维护公民基本权利构成威胁。”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最高法院法官米尔佐佐达先容,如今司法合作的需求一直持续增长,其中包括国际刑法合作及反恐合作,“打击国际犯罪要求加强国际合作,推动建立刑事司法合作机制,如引渡、承认并实行外国司法裁决、罪犯移管机制等”。

      在法治建设的过程中,各国也会面临一些问题和挑战。例如司法公开中,如何平衡好司法公开和当事人隐私权保护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好司法公开与独立审判的关系、如何提升司法公开的统一性和规范化水平等等问题,也成了与会各国相互交流的热点。

      司法公开是现代法治国家普遍遵循的一项重要司法原则,司法公开程度也是评判一个国家法治水平的重要标准之一。葡萄牙共和国最高法院第一副院长若泽·萨拉查·卡萨诺瓦在讨论中表示,一国判决的国际流通会受到审查和承认境外判决程序的制约,对此其分析了以司法不透明或司法不公为由提出请求是否能够成为审查与承认境外民事判决程序的决定因素。

       “法院要及时回应社会对司法的关切,依法及时公开当事人和社会公众最关注、最希翼了解的信息。”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表示,要切实将公开的重心转移到服务群众、保障公众参与上来。

      沈德咏先容,为全面提升司法公开水平,中国利用信息技术建立了司法公开四大平台。其中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开通,实现了除涉及国家秘密、未成年人犯罪、以调解方式结案、离婚诉讼或涉及未成年子女抚养等情形外,各级法院作出的裁判文书统一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据统计,截至今年9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裁判文书超过3390万篇,访问量突破105亿人次,覆盖21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网。人民日报2017-11-15

Global offices: Group Beijing Shanghai Shenzhen Hangzhou Guangzhou Kunming Tianjin Chengdu Ningbo Fuzhou Xi'an Nanjing Nanning Jinan Chongqing Suzhou Changsha Taiyuan Wuhan Guiyang Urumqi Zhengzhou Shijiazhuang Hefei Hainan Qingdao Nanchang Hong Kong Paris Madrid Silicon Valley Stockholm New York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